去一家从没去过的餐厅吃饭着实是一种挑战,但如果不尝试,就永远不会知道它究竟值不值得去尝试。于是,在一个周末,我们冒着小雨来到了海边的Matur og drykkur,这是一家刚刚被米其林加持过的冰岛餐厅,“a super place”——米其林如是说。(最新消息:Matur og drykkur已经登上了米其林指南的必比登推荐Bib Gourmand)

餐厅的厨房是“半开放”的,一位身材高大但长相可爱的厨师负责在前台烹制汤、甜点,还有就是加工一道大菜——鳕鱼头。餐厅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创意画,他们将原本的画作切割开来,再随意拼贴起来。一进门时还能看到投影在墙上的动画:鱼头、羊身、牛屁股在画面中不停变换。呼之欲出的或许正是餐厅的理念:年轻而有趣。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我选的是海鲜菜单,此外还有冰岛菜单、素食菜单。餐前面包一次只给两块,但黄油却让我们的中国舌头不禁赞叹:孜然味的黄油!啊,怀念羊肉串。接下来是一道丰盛的前餐拼盘:鱼干配黄油以及腌红藻;熏鲑鱼、辣根配烤饼干;鱼籽配海藻。三道菜都很冰岛,鱼干(或者干鱼,harðfiskur)是冰岛特产,冰岛人把这个当薯片吃。Matur og drykkur的鱼干做得很薄,不像外面卖的那样难于咀嚼,但又很脆,颇有点入口即化的意思。鲑鱼肉很新鲜,也不会太腥,配上辣根和上面的莳萝也并不觉得辣,反倒觉得鱼肉很甜,凉凉的十分爽口,颜色搭配也很好看。美中不足是下面的饼干有些烤焦了,女朋友不喜欢,但我觉得焦一点口感层次更丰富。海藻是一整片,有薯片的咸味,也是主打脆的口感,配菜的鱼籽则非常爽口。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副菜仍然是鲑鱼,还配上了黄瓜、海蓬子以及莳萝skyr(skyr是冰岛特色酸奶)。这道菜听起来很繁复很清爽......不过它很咸,非常咸。不过里面的黄瓜和海蓬子甜甜的,做得很精细,与莳萝skyr搭配在一起还是很有新意。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汤的名字叫“Halibut”,可以直接看到厨师制作汤的过程。汤底是在主厨房里煮好的,装在一只精致的瓷壶或铁壶里。汤盘上已经提前放好了果干和青口,厨师再将苹果块挑出来,最后把汤浇上去——啊,好喝。三口就喝完了。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我对主菜相当期待,受蒙克大师自画像的影响,我也想吃着鳕鱼头,让人给我照一张气质爆棚的艺术照。不过,当它端到我的面前时,我震惊了。前面说到,厨师会在前台加工鳕鱼头,用喷火枪炙烤鱼头,这是这道主菜所需的最后一道工序。不过可远观不可亵玩,远看没多大,端近了十分可怕——比我的脸还大。鳕鱼头由鸡汤煨制,而经过最后喷火枪的洗礼,鱼皮会变得粘粘的。虽然服务员已经提示了该如何吃,不过我实在不知道要从何处下口。鱼眼已经被抠掉了,两个空荡荡的圆洞显得很是狰狞;鱼嘴微张,掰开来看竟有一排牙齿;头骨突硬,让人不禁考虑肉到底都藏在哪里......于是我从眼底切开,一大块纯白的鱼肉便被舀了上来,我充满敬畏地送入口中——鱼肉的口感很弹,或许可以说有点嚼劲,但是没味......想来应该很健康。但是吃完这么一整个鱼头,实在是让人撑得不行。吃的过程中邻桌的人一直在朝这边看,鱼头成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耶)。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最后的甜点是skyr酸奶,混合了蓝莓雪泥和燕麦,服务员讲解了一番这道skyr跟平常的skyr有什么区别,但我光顾着吃,完全没有听,因为真的很好吃!一般来讲skyr很浓稠,因此会有些腻。这道skyr也很浓,有浓浓的坚果香味,但配上了清新的蓝莓雪泥,口感绵软,果香四溢。最后的最后,还有一道kleinur蘸焦糖。kleinur是一种冰岛面食,一般呈菱形,跟麻花差不多的口感。吃到这里一般人应该就会觉得很撑了,虽然焦糖并不太腻,但撒上了糖粉倒有些过于甜了。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跟另一家冰岛米其林餐厅Dill相比,Matur og drykkur或许因为价格稍低而显得相当热闹。餐厅的布置和食材也并不主打北欧性冷淡风,反而像一间充满乐趣的大食堂,其乐融融。菜肴脱胎于冰岛传统食物,但经过了一番创意改造,它们显得更加现代、更加有趣,周围的人也都吃得十分开心。这或许是一种幽默,一种对待传统、对待世界的幽默。

吃在冰岛|Matur og drykkur-传统与创新之间的幽默

冰岛早已不是Halldór Laxness《独立的人》中那个苦楚、羞涩、封闭、执拗的农业社会,它也逐渐从金融危机的打击中康复起来;但冰岛人仿佛并不习惯以沉重对抗沉重,这并非否定沉重的存在,而是从内部去肯定它,再将它消解。昨天去Bíó paradís看了《托尼·厄德曼》,电影转折点正是父亲的一句话:“不要丢失你的幽默”——冰岛人大概会为这话感到自豪吧,我们也都需要幽默。


Matur og drykkur
地址:Grandagarður 2, 101 Reykjavík
营业时间:星期二~星期六(午餐)11:30-15.00;(晚餐)18:00-22:00
联系方式:+354 571 8877 / info@maturogdrykkur.is
官方网站:http://maturogdrykkur.is/en/

联系 Halldó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