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 to Iceland
冰岛攻略
雷克雅未克攻略
雷克雅未克的涂鸦与街头艺术|历史发展、作品与未来

雷克雅未克的涂鸦与街头艺术|历史发展、作品与未来

认证当地旅行专家

雷克雅未克 除了是“世界最北首都”,还是拥抱街头艺术的城市!如果你到冰岛旅行,在首都市区闲逛的时候,应该不难发现各种被街头艺术家画上了涂鸦与壁画的建筑和墙壁。有人说,从涂鸦可以看出一个城市有多年轻,从涂鸦可以看出当地的街头文化风格。这一篇,我们带大家走进冰岛的街头艺术,告诉你雷克雅未克的涂鸦历史与未来,去看看那些迷人的涂鸦作品都隐藏在城市的哪一个角落。

位于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Laugavegur购物主街的涂鸦作品


为了能和大家更巨细无遗地揭秘有关冰岛涂鸦艺术文化的那些事,我们专门请来了雷克雅未克最著名的街头艺术家之一Örn Tönsberg(又名Selur)成为我们这次雷克雅未克街头艺术步行的向导,带我们逛逛雷克雅未克市中心、为我们介绍每个作品的来头和背后的故事,从一个崭新的角度重新认识这座“世界最北首都”迷人的墙上风景。

雷克雅未克的涂鸦历史

如果你对艺术感兴趣,应该不难发现雷克雅未克街头艺术的展现方式非常多样化。从简单常见的签名式涂鸦,到绚烂的壁画乃至覆盖了整座建筑物外墙的大面积涂鸦作品,都能在这一座小小的城市内这里找到。

撇除传统壁画上千年的发展历史。现在常见的城市涂鸦艺术,实际起源于1960年代后期的费城和纽约街头。

最早期的涂鸦还称不上是一种艺术形式,只是一些当地帮派在地铁车厢留下新闻剪贴和他们的标记,以宣泄情绪、挑战主流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宣泄情绪的艺术表达形式才逐步被认可,渐渐发展成了现在的涂鸦艺术。

这种“反叛”的艺术在冰岛发展的时间更晚一些。到1990年代初期,冰岛的年轻人才逐渐开始接触到涂鸦艺术,在网络不发达的年代,几张照片、唱片封面或者是MV都能成为这些冰岛新晋涂鸦艺术工作者的创作“圣经”。这些十几岁的年轻人从有限的资源中逐步拼凑、摸索,最终慢慢发展出了自己特有的冰岛街头艺术风格。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涂鸦作品GREYKJAVÁK涂鸦作品:GREYKJAVÍK, 由 Siggi Odds 及 Skiltamálun Reykjavíkur创作, 停车常右边还有一枚 KIDDUST/RWS 的标记

回到目录↑

雷克雅未克街头涂鸦两大类作品详细介绍

街头艺术的种类有很多面向,这次我们主要想为大家介绍的是冰岛街头的"Tag"(签名)以及"murals"(壁画)这两种。“Tag”所指的就是作者昵称或名字的签名涂鸦,其中的“作者“既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

“签名”最常以泡泡字体的方式呈现在街头,如今基本已经达到了这种风格的美感顶峰。“签名”普遍被视为是一种破坏城市面貌的行为;而创作者为了躲避警察的追踪,也经常会改变“签名”的风格或信息,让警察无从下手。

相比之下,“壁画”则更加多彩且更为复杂,不少是被雇佣而进行的创作,因此人们普遍认为壁画能够美化城市。“签名”和“壁画”这两种涂鸦形式,虽然从广泛意义上是一暗一明的存在,但如果要数本源,它们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都是以城市和公共空间为“画布”的艺术。

和传统被放置在博物馆、画廊的艺术品不同,涂鸦作品不是被动的等待观赏,而是主动的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冰岛艺术家正在为我们展示他的“签名”涂鸦

在Laugavegur购物主街上的一个覆盖了RWS 团队“签名和BUBBLEGUM经典作品They Live的“签名”

由于展现模式的创新颠覆了大众对于“艺术品”的传统定义,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毫无预警地突然跳进大众的视野中,所以在不少文化之中,涂鸦依然被视为是一种强制性的“入侵”或者“破坏”城市的行为。

但或许这正是涂鸦的吸引力和艺术价值—将你强行拉出舒适圈、跳出常态,不在乎你的意愿。

虽然大部分冰岛人都反对自家墙壁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就被涂满涂鸦,但只要是在适合的地点、以恰当的形式出现,街头艺术在雷克雅未克其实很受欢迎。

现在的雷克雅未克市中心许多建筑物的外墙甚至是商店内,都能找到各种“签名”或“壁画”的涂鸦作品。例如你可以在Bar Ananas酒吧外找到艺术家Margeir Dire的作品、在Freddi Arcade游戏厅中找到Geoffrey Skywalker、Arnór Kári、HNP队等艺术家的作品,或者是现在由KIDDUST和UglyBrothers作品所“占领”的Prikið酒吧等等,多不胜数。

冰岛涂鸦艺术家Örn Törnsberg,又名Selur我们的艺术向导 SELUR 正站在Hverfisgata街的Musteri agans滑板店前 ,为我们介绍墙壁上冰岛涂鸦艺术家DEMONFRESH 的作品

回到目录↑

雷克雅未克的街头艺术之行

我们这次的雷克雅未克艺术徒步行起点,是一家非常支持涂鸦艺术的冰岛本地酒吧:Gaukurinn。我们在里面找到了正在作画的街头艺术家Selur,他也要担当我们这次首都艺术之行的向导。

看到我们的到来,Selur放下了手上的喷罐,拿上了他的滑板,带领我们朝阳光明媚的雷克雅未克街头走去,开始这次的“世界最北首都”涂鸦艺术品的发掘之行。



当我们问及如何定义街头艺术和涂鸦行为,他说到:虽然两者用的都是喷灌,但喷灌只是一种工具,假设它是一把刀,厨师可以用它做出让人赞不绝口的精致料理;而屠夫则会用它来粗暴地把骨肉分离。

冰岛雷克雅未克涂鸦作品"I like birds" -Örn TörnsbergSelur其中一个位于Laugavegur购物主街的壁画作品; 它已经获得了在墙壁上“存活”5年的许可

“我真的无法为我现在的行为下一个明确的称呼——艺术?涂鸦?街头艺术?壁画创作?无论你如何称呼这个行为,对于我来说,只要这个行为是在被大家认可、允许的情况下进行的,就都是美好的事。” 

“美”,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概念,无论是以什么形式展现,或者是在哪一个地方展现,都会有人喜欢或讨厌它;也会有支持或反对它的人。

而涂鸦这个展现“美”的行为,在得到了正式允许的情况下,就是一种以“有机”的方式不断发展的艺术形态。或许对于部分人来说,无论如何,“在墙壁上涂鸦”就是一种带有破坏性质的行为;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很多冰岛人心中,这种用涂鸦展现“美”的方式,也会为城市带来正面的效果。

接下来,就让我们为大家介绍漫步雷市街头的途中邂逅的冰岛涂鸦作品吧!



回到目录↑

Wallpoetry|把柏林带到了雷克雅未克

最近几年,雷克雅未克市中心的巨型壁画数量多了很多,这是冰岛电波音乐节(Iceland Airwaves)与柏林的涂鸦艺术家团体Urban Nation合作的结果。

这一项目名为Wall Poetry(翻译成中文就是“墙上的诗”),旨在将音乐与视觉艺术重新联系起来。大家还记得在非数码年代,唱片的封面和音乐本身一样都是艺术品的时候吗?这份视觉和听觉艺术品骨肉相连的关系,貌似早就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而随风消散了。


  • 喜欢冰岛音乐? 延伸阅读冰岛音乐攻略专区内更多有关冰岛音乐的文章。

这幅壁画是Selur在整个冰岛 Wall poetry的计划中最喜欢的作品街头艺术家INO根据冰岛乐队Samaris的歌词创作的作品,位置在市中心的rettisgata 

Urban Nation的策展及负责人亚莎·杨(Yasha Young)是第一个提出此计划的人。2015年,她邀请十位国际街头艺术家到冰岛,并把他们与当年参加电波音乐节的音乐家们配对,从而开启了这个这个跨国的艺术合作计划。

音乐家把他们音乐创作的灵感来源,例如某一首歌曲、一句引言、一个标题、一首诗或一本书告诉他们的视觉艺术伙伴,而艺术家则负责将他们从音乐家那儿取得的灵感融入自己的壁画作品之中,完成了一幅幅挂在“墙上的诗与歌”。

由于首次合作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接下来的一年,这个项目又再次举办了一次。

A mural on a corrugated iron house gives alternate effects as opposed to a barren wall

 布鲁克林艺术家Elle 受到冰岛本地嘻哈乐队Úlfur Úlfur 的启发而创作,位于Laugavegur 3的壁画作品

这个跨国艺术项目是否可以称得上是冰岛街头艺术的最佳典范?很多像Selur一样的冰岛街头艺术家们都很喜欢这个项目,对它也有很高的评价,但Selur也指出,这个项目的弊端则在于“没有和冰岛本地街头艺术家合作”:从D*FACE的萨迦壁画作品上有冰岛语拼写错误这方面就可以看出,这些壁画并不是冰岛艺术家的作品。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除了电波音乐季的这次跨国合作外,冰岛的街头艺术涂鸦就没有太大的发展了。” Selur 补充道:这并不是壁画艺术本身的问题,主要的原因是雷克雅未克的城市规划改变速度太快,从而让这些壁画作品很难长久被保留下来。

一个正因为雷克雅未克的城市新规划而逐渐消失的涂鸦作品一面受到建筑项目影响,而被建筑工人错误重装的涂鸦墙

和Selur一起漫步雷克雅未克市中心之时,一路走来,我们发现几乎找不到一个不是在处于建设之中的角落。起重机在我们的头上盘旋,空气中弥漫着机器嘎嘎的响声;带有壁画的墙早被拆除,街道被铺成构建成住宅区和旅馆。

“现在的雷克雅未克太干净了,”Selur笑称,“最可惜的,其实就是那些画着壁画和涂鸦的墙壁,大部分都在建筑工程的改建范围内,所以它们不得不消失。”

而现在依然存在的壁画墙壁,很多都因为是Wallpoetry计划中作品才得以保留,这也意味着,其它的作品就很难有机会“存活”下去。



回到目录↑

雷克雅未克的壁画与受委托完成的涂鸦作品

冰岛壁画作品Nýlendugata,摄于2016年作品:Fönix 来自:Nýlendugata创作者:Sara Riel -图片来自Flickr用户:Chris Christian 

除了上述提到的Wallpoetry项目外,首都地区内当然还有很多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就包括多幅来自本地艺术家Sara Riel的作品:一个游走于街头艺术灰色地带的创作者。

Sara Riel是一位多方面发展的艺术家。她毕业于柏林白湖艺术学院(Weißensee),平面设计、插画、卡通、油画、摄影等都是她的专业,而其中最出名的还是她的涂鸦壁画作品(上面与下面这两幅都是她的作品)。

冰岛艺术家 Riel的“签名”涂鸦作品,位于Njálsgata街Sara Riel 的涂鸦作品,名为“Furry Flight”位于雷克雅未克Njálsgata街,图片来自Flickr用户:Chris Christian 

当Sara创作她的壁画前,她首先向市政府提交了绘画许可与赞助申请,但迟迟没有得到回复。于是,她决定自己和房子的主人交涉,跳过市政府的许可,最终以自资的方式完成了她的作品。

但也正因为是以这样的方法创作,她的作品才逃过了城市规划的“魔掌”,大部分都得以完整保存在墙壁上。Sara的作品风格非常特别,混合了平面设计与视觉艺术,只要你漫步在冰岛首都的街头,应该很容易就能辨认出哪一幅是Sara的作品。

一副关于愉快与悲伤强烈对比的冰岛首都壁画作品一幅在Grandi艺术区内,由Guideo Van Helten创作的壁画 

继续沿着海边漫步,我们一行人来到了Grandi地区,这里原本是一片渔业加工区,而许多工厂现在则改成了博物馆、设计店、画廊、咖啡店,并集结了许许多多的艺术作品,其中就包括了这幅由Guideo Van Helten创作的这些巨型黑白壁画。

画家参照的原型是雷克雅未克摄影博物馆中所收藏的冰岛摄影师安德烈斯·科尔贝因松(Andrés Kolbeinsson)的快照作品,也使这一组黑白壁画显得格外动人。

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你可以欣赏到各种不同类型的涂鸦艺术作品 图片来自 Flickr用户:Thomas Leuthard 

创作壁画的艺术家Van Helten以高超的绘画技术受到各国艺术爱好者的喜爱,他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根据收到的绘画邀请,到世界各地进行壁画创作。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声名累累的艺术家在年轻的时候也曾作为涂鸦创作者而活跃过,所以谁又真的能说那些“无用”的涂鸦无法变成艺术品呢?

一创作灵感来源于Tómas Guðmundsson诗歌作品的冰岛壁画,位于Hafnarbakki北极光”壁画作品,创作者:Selur、Maggi Leifs, Bent 与Margeir Dire 从2003年毅力在Hafnarstræti至今

除了上面提到的壁画作品,雷克雅未克其实还有很多壁画都是邀请艺术家们专门创作的,用以装点城市。其中比较著名且预算较高的有:2009年,耗资约30万冰岛克朗的Glaðari gaflar(“更快乐的角落”)项目;2014年,总共花费超过5000万冰岛克朗、邀请著名冰岛艺术家Erró主创的Breiðholt地区壁画项目。这些项目证明了雷克雅未克市政府曾尝试通过各种官方的形式,让壁画艺术可以更“名正言顺”地进入公众的视线。

但讽刺的是,市政府一方面致力于为城市创造更多壁画,另一方面又花费大量金钱去进行城市清洁,确保那些“没用的”涂鸦可以从大众视线中消失,例如2008年发起的雷克雅未克城市大清洗至今已经花费了1.56亿冰岛克朗。在这场创造壁画和清洗涂鸦的博弈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回到目录↑

雷克雅未克那些“无用”的涂鸦|雷市著名的“地下”涂鸦地点

作为一个面积很小的首都,雷克雅未克似乎从来都不缺那些在城市各处留下“签名”和标记的涂鸦者。虽然每年雷克雅未克市政府都会花费大量资金去“狩猎”那些隐藏在城市各处的涂鸦,但整体来说,各个社区对涂鸦一般仍保持中立的态度。

这些未获得授权而出现的涂鸦,通常都位于被城市遗忘的角落之中:各种地下人行隧道内、废弃或临时的建筑物墙壁、以及一些破旧的停车场内,例如Klambratún公园旁边的Hlíðargöngin人行隧道;这类不经常会被大众记起的地方,就是这些涂鸦“签名”最常出现的地点。

冰岛雷克雅未克Hlíðargöngin人行道 Hlíðargöngin隧道内部情况,摄于2015, 图片来自:albumm.is 

雷克雅未克的“地下”涂鸦文化曾在1990年代达到了巅峰。受当时嘻哈风盛行的影响,这些城市的角落,特别像是Hlíðargöngin隧道这种被隐藏在城市中的“秘密场所”,就成为了涂鸦的圣地。这不禁让人也有一个好奇:在当时那个涂鸦非法的年代,Hlíðargöngin隧道内的涂鸦作品是如何保存下来的呢?为什么会没有人把它们清除呢?

这其实主要归功于曾在1993年至2005年间担任市政府管理员的尤翰·尤蒙德松(Jóhann Jónmundsson)。早期时候,尤翰也曾像其他管理员一样履行着他作为管理员的职责,清理掉那些突然出现的涂鸦。直到有一次他发现,在原先被他覆盖的地方又出现了新的涂鸦,有些甚至是在他眼中称得上是杰作的作品。出于希望保护艺术的心,尤翰决定私下和他的上司达成秘密协议,让部分值得被保存的涂鸦作品得以在隧道内保留。

尤翰与专为他创造的涂鸦作品的合照涂鸦者根据尤翰形象创作的涂鸦画像,图片来自:albumm.is

随着秘密协议的达成,尤翰摇身一变成为了地下隧道艺术的“策展人”,他为这个地下展览制定了一些规则与道德规范,只要是不涉及任何明显淫秽或色情、不触犯道德规范的涂鸦,都可以被保留在隧道内,让经过的路人都可以看到这些年轻涂鸦爱好者们的作品。

尤翰担任管理员的期间,可以称得上是隧道涂鸦的黄金时期;但随着他的离职,隧道管理又故态复萌,“非法”涂鸦又一次面临着被抹除的命运。

直到2015年,新的转机出现了。在雷克雅未克文化之夜(Menningarnótt)这天,一群涂鸦艺术家聚集在了隧道之中,重新为隧道填上了新的色彩。参与者的数量很多,其中包括了新一代和老一代的街头艺术家:Dire、Chulo、Youze、Atom、Kez等等。这次的活动就像是一场新老艺术家的大集会,既怀缅了过去,同时也为这片曾承载了艺术家们的年少轻狂之地重新注入了生机。

其实早在2014年,一名冰岛本地青年与涂鸦文化拥护者艾伦·古德蒙德多蒂尔(Ellen Guðmundsdóttir)就曾经向市政府提议,让Hlíðargöngin隧道成为专门允许涂鸦创作的地方。她认为,与其让涂鸦者不断和市政府打游击战,一边作画一边抹除,还不如放宽这个限制,让涂鸦爱好者们可以有一个安全且不会妨碍其他人的练习场地,同时也能避免这些人再去寻找、“祸害”新的地点。

她认为,市政府如果一直采取零容忍的强硬态度,不仅会让政府在清洁城市方面耗费更多的财力,同时也压抑了年轻的艺术爱好者抒发自我的愿望。艾伦补充道:“这些玩涂鸦的孩子们其实只是想找一个公共的平台,能让他们像那些玩音乐的孩子一样,可以得到大众的赞赏而已。”

冰岛街头艺术家Youze的涂鸦作品在Hlíðargöngin隧道内老街头艺术家Youze的作品- 摄影师:Steinar Fjeldsted,图片来自:albumm.is

其实很多人也和艾伦一样,认为Hlíðargöng隧道是市政府允许合法涂鸦的最佳地点,大部分都认为,这种宽容的处理手法可以有效防止“非法”涂鸦蔓延到城市的其他地方。

回到目录↑

失去、缅怀与重塑|雷克雅未克涂鸦艺术的未来

在2009-2014年间,雷克雅未克市区曾经有那么一片被称为Hjartagarðurinn(直译为“心之公园”)的地方。这个“公园”是冰岛2008年遭遇严重金融危机时,被迫停止建设的购物中心的废墟。在当年大部分人的眼中,这里只是一片无用的废墟,但在涂鸦艺术家们眼中,这里却是展现他们才华的最佳地点。

随着有这样想法的人越来越多,这片公园一下子就变成了七彩斑斓的模样,废弃的墙壁、天台上都能找到各式各样的涂鸦和壁画。2011年,三位艺术家更亲自承担起了清洁及改造公园的责任,他们为公园还增设了一个游乐场、滑板公园、DJ摊位、舞台、野餐桌及长椅,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冰岛雷克雅未克曾经的“心脏公园”雷克雅未克曾经的“心脏公园”Hjartagarðurinn ,摄影师: Xiaochen

而这三位无私的艺术家是:Tanya Pollock、Tómas Magnússo以及这次带我们逛市区的Örn Törnsberg (Selur)。这个公园计划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每天都吸引了许许多多的本地人和外国游客,来这里享受美好的阳光、景色、文化和艺术。

虽然有很多人都为保护这个公园付出过很多努力,但最终公园也还是无法逃过被拆除的命运。如今这个“心脏公园”早已变成了水泥建造的酒店,那座揉合了涂鸦、人情、回忆和美好的公园,就只能留在那些怀念它的人心中了。

Graffiti Haven“心脏公园”其中一个最被众人所怀念的涂鸦作品- 图片来自Flickr用户:funkytee

“心脏公园”的突然繁荣与突然消失,或许只是更形象化地展现出了涂鸦这种艺术形态的本质而已:某天突然出现在街头角落的涂鸦,突然在某天又消失无踪了。不过也正是因为涂鸦的这种短暂与不确定性,才让这种艺术形式更有它独特的魅力。

无论是涂鸦艺术品的创作还是它的保存,背后都涉及了大量的事前计划、大量的精力以及和法规的磨合,这样作品才能在保持高完成度的同时,被更多人所看见。但凡有一方面无法配合,无论是曾经多受当地人爱戴的涂鸦作品也可以瞬间消失不见。

雷克雅未克街头还未完成就被磨去的涂鸦作品一幅由斯德哥尔摩艺术家KURIR于2013年雷克雅未克文化夜创作的壁画 

“这幅画正在消失”,Selur在带我们经过这个建筑工地的时候说到。“但这其实挺好的,涂鸦就应该是短暂存在、会经历轮回的,它不应该是永恒存在的东西。”正如美术馆不会一直展览相同的作品一样,这些在街头的作品也都会有被替代的一天。

涂鸦作品的轮回和变化也恰恰印证了雷克雅未克这座城市的活力。这些涂鸦就像是某种提示,告诉着人们这个城市其实在悄悄的改变着;正如涂鸦会突然出现在某个被人们暂时遗忘的角落,等待着它们被取代或被抹去的命运。

“现在,它们可以被新事物取代了。”Selur笑着为我们总结这次的雷克雅未克涂鸦散步之旅。街头涂鸦艺术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一种让观众大吃一惊的事物,它有可能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也许会让你感到不快,却也有可能在你最不想它消失的时候突然不见。这种不定性、未知性,才是街头艺术最大的魅力所在。

位于雷克雅未克市中心的章鱼涂鸦作品Musteri agans滑板店的门口

没有一幅涂鸦作品是永恒的,唯一永恒的只有街头艺术这个行为本身。本篇为大家介绍过、分享过的雷克雅未克涂鸦作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不见、被新的作品取代;但可以保证的是只要有热爱涂鸦的人,涂鸦就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在这个“世界最北首都”呈现。

如果你在拿着这篇攻略去找涂鸦的时候发现它们已经消失不见,千万不要伤心,因为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又会有我们没有介绍过的新涂鸦悄悄出现了。如果你在旅行的期间恰巧找到了你喜欢的涂鸦作品,就好好享受当下吧!虽然我们无法控制它们的出现和消失,但我们可以做到的,是在它存在的时候好好欣赏它、享受它。

相关资源:


Guide to Iceland冰岛旅行网是冰岛最大的线上旅行平台,网站有11种语言,包括国际中文版。除了一支资深的冰岛旅行专家队伍,我们的本地团队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爱好者,有全冰岛最强大的中文团队。你可以在Guide to Iceland上阅读旅行资讯、了解本地人生活,也可以预订各类旅行团租车定制自驾自由行。如果你需要联系我们的中文市场团队,欢迎发邮件至bingdao@guidetoiceland.is

 

热门攻略